星辰彦开撩

【IEI】这种颜色从未让我失望过(九)

        “popo,我出门咯,早饭给你保温了,一定要吃!在家要乖乖的哦。”马马套上外套,又围上围巾,搭着门把向卧室嘱咐道。

         “砰!”一声闷响代替popo平日里甜滋滋的回应传出来。

           “popo!怎么了?popo?”马振桓觉得不对劲,赶忙进了卧室一瞧,吓了一跳。

          popo光着脚气喘吁吁地站在书桌旁,脸泛着红,眼也红着,透着吓人的杀气,狠狠地瞪着门口的马振桓,地上是一瓶钢笔墨水的残骸,墨汁溅落,如绽放在夜空中的烟花一般,在白色瓷砖上开出一片残破的墨花。
         “出去!”popo手移到一本厚厚的英汉字典,皱紧了眉头,手轻微地抖着。

          “popo?你,你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马振桓伸出手要去拉popo,却被字典打开。

          popo显然也是一震,但瞬间又皱着眉头低下头,一副很痛苦的模样。

           马振桓只是甩了甩已经麻了的手,更近了一步,将popo堵在书桌与自己之间,另一只手顺势搂住popo,防止他再去拿别的东西甩,再贴近一些,将下巴搭在popo肩上,通过拥抱来压住躁动的popo。

         “呼......马马......”popo的拳头无力地往马振桓背上锤了几下,喘着粗气,忽然顿了一下,失力地往后仰着倒下。

        马马赶紧搂紧popo,“我在呢我在呢,popo,没事没事,没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等手没那么麻了,马振桓扶着popo的腰,抱着popo坐到床上,现在抱起来好像是重了一点耶,哎呦,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啊啊啊啊,马先森啊,你在干嘛!真的是!

         马振桓轻轻摸着popo的头,侧着头吻在popo的太阳穴,耳尖,脸颊......

         “嗯......”popo在马振桓怀里睡了一会,感受到身上有一双手不老实地摸来摸去,渐渐醒了过来,一看自己坐在马振桓腿上,也顾不上刚刚被人吃了豆腐,只是着急要下来“我,我现在很重吧,我下来,压着你腿麻了吧”说着就哼哼唧唧地要起来。

          马振桓哪舍得自己媳妇出了自己的怀抱,赶忙又把人搂回来,但是照顾popo的肚子没有太使劲,只是让人窝回自己怀里,温柔地盯住popo的眼睛“现在感觉怎么样?刚刚怎么了?”

       popo摇了摇头,“没事啦,刚才就很烦躁很想摔东西,很想打人......很热......放我下来吧,我胖好多的......”

          “一点都不重,你怕什么,我还能抱不了你?你这样很正常的啦,我还希望你再多吃点,软软乎乎的多好啊,抱起来很满足啊!哦!对了,那你现在还难受吗?”

         “不,不会。”popo脸还有些红,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一副小孩子偷喝酒的样子。

       马振桓凑到popo颈窝猛地一吸,“刚刚就觉得你身上有种奶味,原来真的有啊......让我看看我们奶味popo是不是真的有奶啊?”说着就把脸往popo胸前蹭。

       “没,没有啦!”popo迅速捂住自己,气鼓鼓地嚷嚷,“不要闹了啦......”

       “好好,我不闹,那要啵一个”马振桓撅了撅嘴。

       “我还没刷牙。”

       “啊,这样啊......”马振桓装出一副遗憾的样子,“那好吧,没办法了,我今天不仅要请假还要帮人刷牙,好可怜喏,你等会儿要补给我,”马振桓拖住popo的屁股,“目标,卫生间,出发!”

        “诶诶诶!放我下来啦!”

欢迎指点(。・ω・。)ノ♡

小哥哥有妖气

估计popo是兔叽

感觉跟食物链似的,上周是猫鼠,这周是蛇兔
再补一句,假如popo来了,马马没走……马马!吃了他!上啊!
好吧,再补一句,兔叽整日徘徊在被吃与被“吃”之间,然后,我又想了一下马马这条小蛇的大小与popo兔叽(就普通的小白兔)对比,感觉popo可以压住马马的,于是他俩殉情?一个被咬死,一个被压死?咦~什么鬼(ŐдŐ๑)

没懂为啥这么一个小破画还屏蔽我……

深夜有感

不是什么特殊日子,就是……突然想你了

姓董的某位小仙女,我记得不清了,可能你都忘了,你是我小时候见到的第一个被老师骂了也笑盈盈的,我才知道也可以用笑去面对老师的批评;你手比我小好多;带着发箍;你老是臭美,问我你好不好看;你夸我会跆拳道很酷、有气场;小测给我写英语单词,结果被边上同学告老师,一起被扣分,却不怪我连累你,笑着说没事;有一次冬天,一起表演节目,在老师办公室等的时候,手冻的僵了,捂一捂还是要抓紧时间写作业;还说要去同一个学校,做着演员梦,可是啊等我想起来,我好像考不进我们说好的学校了,你一直那么优秀,我感觉我好像追不上你了,……那你一定要好好的啊,方方正正的字,很好看。

大晚上的突然想起这位可爱的姑娘,还有我的跆拳道,虽然打过的实战数都数不清,可我还是会心里比较抵触打实战,虽然打过几次比赛,可我还是会怕,不知道为什么,我在我们道馆(不是什么多厉害的道馆,普通跆拳道道馆,但是是我们市体校直属的,我们也都是周六周日练而已,业余的),算是坚持下来久的,跟现在在道馆练着的孩子比,没有打的过我的,可我还是会怕,正在打的时候不怕,但是打的再轻松,我下次也还是会比较抵触这个,不像那群小男孩们天天喊着要打实战打比赛的,等寒假了,我想去帮着我们教练代课,要继续努力啊!

就不听你的

“马振桓,你在干嘛?……这什么啊?”易柏辰看马振桓看着手机一言不发的样子,忍不住凑过去一起看。

马振桓猛地躲开,警觉地盯着popo,将手机倒扣在桌子上。“没,没事……”

“你就是有事瞒我!哼……”易柏辰皱着眉头起身要走。

“慢走不送。”马振桓语气平平淡淡,一点没有要拦着他的样子。

“你!……我才不要听你的呢!我就不走!”易柏辰说完抱臂站在原地,不坐下也不走,昂着小脖看马振桓还能说什么。

“哦……站着别动。”马振桓挑了挑眉。

“……”易柏辰本着坚决不听对方的,扭头往门口走去。

“你走远点。”马振桓还是没有要起身拦住易柏辰的意思。

易柏辰听了,气急败坏地又走了回来,一屁股坐在马振桓边上,抿着嘴不说话。

马振桓把手机悄悄塞到沙发缝隙里,然后伸手揽过易柏辰的腰,“你确定不听我的?慢走不送也不行,站着别动也不行,那……别在我心尖上徘徊行吗?”马振桓凑到易柏辰耳边轻轻问道,呼出的气息将易柏辰的耳朵吹红。

“……我才不要听你的呢……唔!”易柏话还没说完就被扑倒在沙发上堵住了嘴。

手机随着掉在地上,但没有人去捡,屏幕亮起,是一张易柏辰被p上女装的照片,来自马振桓。

马振桓内心OS:易柏辰,如果你就不听我的,那你一定要看到哦~

易柏辰内心OS:我刚刚听见的是什么东西掉了吗?还是我自己的心跳?欸!好像真的越来越大声了,还越来越快哦~

网易11.25的日推,看到我秀的大侠了,卧槽(咳咳咳,文明,划掉)……唉。。。今天又是团魂炸裂的一天,哇啊啊啊!不行了,我好想他们回到从前……我滚去哭一会儿……

呃눈_눈还真是说不得……

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你说什么?你跟这事有什么关系?这件事我会追查到底,假如我发现这件事跟你有任何的关系,后果是很严重的。 这段话你看不懂是吧? 那可是太可惜了”
popo皮了
popo上房揭瓦了
popo笑马马的图片了
马马来了
马马特技压制了
马马笑popo的英文了
——————
好的,上面的糖我吞了,接下来是正事
11.26播出,看萌萌的宠物mapo
还有不久的墓王之王
大家记得提醒我去看,我怕我忘了【老年人的记忆,小少年的热情】

【IEI】这种颜色从未让我失望过(八)

       
         “马马~”popo懒懒散散地从被窝里露出一个毛绒绒的脑袋,伸手往身边一摸,已经凉透了,马振桓大概已经离开很久了。

         “唔......”popo的手又抚上了自己的小腹上,小猫崽吗......居然自己真的怀孕了,而且.....师父的,啊呸!是马马的,哎......又想到师父了,虽然是同一个人,可是,师父的性子偏冷些,态度时而温和时而疏远,虽然嘴上嫌弃自己常打碎一些珍贵的器物可教导自己总是很耐性;马马则会更哄着自己些,不许他光着脚丫瞎跑,不喜欢他做直播给别人看,一日三餐都营养美味,晚上暖烘烘得搂着他,不过,爱摸自己头这个习惯倒是一直没变过。

         popo又闭上眼眯了一会儿。

         .....

         “马老师?”一个全身名牌的姑娘俏皮地倚在门口,姑娘不等马振桓同意便进了屋,笑眯眯地把双手支在马振桓桌上,面对这不礼貌的动作,放平时任何一个人马振桓早就逐客了,可今日这位.....曹家大小姐曹欣怡,他父亲曹阔权高位重家财万贯,资助马振桓他们院成立分院,并且提供了翻译职位,哎......金主家的小公主骂不得。不凑巧的是,这姑娘看上马振桓了,已经找了马振桓两礼拜了,以一个很瞎的理由---她要当翻译,来学习的。

         “你来干嘛。”不是问的语气,尽管知道对方的答语,可是他不想再跟她说别的。

          “嘻嘻,马老师~你......晚上跟我去吃个饭呗?哎呀!我爸他超级烦的,他居然又问我有没有男朋友,你就帮帮我,做做样子,骗过我爸就好了,行不?”曹欣怡委屈巴巴地伸着指头戳了戳马振桓的肩,带着撒娇又无奈的语气。

          “抱歉,我有家室。”马振桓嫌弃地扫了扫刚刚曹欣怡戳过的的地方,仿佛落了灰。

          曹欣怡见了撇了撇嘴“诶!你老是这么这么说,我来这么多次了,除了你学员们里的几个小姑娘找过你,江姐和小刘来找你们全组,还没见别的女性跟你说过话,你还金屋藏娇啊?真是的!吃个饭又不会死!切~你少编理由骗我。”曹欣怡完全没了刚才撒娇时的乖巧,翻了个白眼却还是不肯走。

        江姐是负责安排翻译职位的,三十多岁的女精英看起来很成熟稳重,实际上天天咋咋呼呼的,不过工作却是很少出过错。小刘是组里的小助理,跑上跑下抱资料买咖啡,倒是没抱怨过,很踏实的姑娘。

         “我家里那位怀孕了,而且也没有你这闲劲。你别再缠着我了,我不会去的,还有想说的吗?没有就走吧。我还有工作,诣哥,你进来一下。”没等曹欣怡回答,马振桓就播了电话叫王诣商讨工作,之后也没再搭理她,曹欣怡端着大小姐的架子不肯撒气失态,憋着一肚子气走了。

         “popo,起来了吗?早饭估计没吃吧,我出门前看你睡得挺香的,就没叫你起来,哎.....忘了给你准备早饭了。我带你去吃烤肉,和我上次跟你说的组员他们一起。”

          “烤肉!吃肉肉,嘻嘻。”popo高兴地晃悠了两下腿。

          等他俩到了烤肉店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来了,天气变凉了,大家也都穿的厚了点,可唯独popo被裹成了粽子,厚厚的围脖盖住了popo的半张脸,跟在马振桓身后慢吞吞地走,“你看嘛,哪有跟我似的穿这么多的,你干嘛要给我加这么多衣服啊,笨笨的。”popo皱着眉头瞪了一眼马振桓。

          “哪笨了?多可爱!”马振桓攥紧popo的手。

          “哎!来啦,江姐,这就是振桓他的sweety,啧啧,你看他多迅速,让人小猫妖揣上球了都。”王诣一边招呼马振桓他俩坐下一边给旁边的江姐介绍,江姐没来上回的酒会,自然是不认识popo的,不过听说是猫妖,倒也不惊讶,王诣刚知道的时候打死都不信有猫妖的存在。

        “我告诉你啊,这小家伙上次被咱隔壁组的几个不懂事的灌酒,抱着果酒喝得晕乎乎地直晃脑袋,特别可爱。”同组的张天希也说道。

         “还说呢,看见了也不知道拦着,都喝成啥样了,你们一群猪队友。”马振桓说着瞥了一眼张天希,又给popo夹了几块肉。

          popo听了涨红了脸埋头狂吃。

           “啧!慢点,小心烫,你从我这夹,我给你晾着。”马振桓宠溺地看着popo吃得津津有味。

           大家看见他俩撒狗粮,也没再打趣popo,话题转到了江姐大龄未婚上。

           “嘿!”一股浓郁的女士香水味冲入鼻腔,“马老师!你这不厚道啊,你们聚餐还不叫上我,你明明有空还拒绝我!哼,没陪你那传说中的怀孕的小娇妻?你少蒙我了!哎!里头那小黄毛,你往里面挪挪,我要挨着我马老师坐。”曹欣怡尖着嗓子嚷嚷着。

        “嗯?”吃得脸鼓囊囊的popo被女生突然出现还娇蛮至极的语气吓得一脸懵,姑娘你哪位?黄毛?喵喵喵?

         “哎哎哎!曹欣怡!你想干嘛!臭丫头你别过分啊!”王诣和组里的几位站了起来。

           “嘿,明明是你们聚餐还不叫我,我爸可是帮了你们好大的忙呢!而且我跟我马老师说话呢,有你们什么事......诶?小黄毛,你倒是动啊你......”

          “啪!”马振桓冷着脸将筷子平摆在桌子上,说是摆更不如说是摔。大家都被吓得一震,曹欣怡喋喋不休的嘴也停住了。

          “popo,过来。”马振桓伸手捧住popo的脸,让popo扭过头面向自己,吻住popo微张的嘴,popo更懵了,只知道闭上眼,耳朵也迅速变得红彤彤。马振桓松开popo又一脸淡然地将popo的连帽卫衣的帽子带上,用手捂住popo的耳朵。

           马振桓保持着双手捂住popo的耳朵不动,对着一脸懵的popo微微一笑,就像在安慰popo似的。接着扭过头黑着脸面向曹欣怡,“你还要脸吗?我最后再跟你说一次,第一,我有家室,你别缠着我了,而且,你叫谁黄毛呢?我不允许别人不尊重我爱人。第二,我和我爱人、我同事聚餐,与你何干,你要是想吃去,旁边有空桌。第三,你要是真心想当翻译,你去认真学,别再把这个当借口打扰我工作,我也不会教你,不用叫我老师,至于你父亲的资助,是你父亲与我院整体的关系,不单单是我们组,我也没义务陪着一个没教养的大小姐过家家,懂吗?还听得懂中国话的话,就请你别再打扰我们了,不然我会叫保安‘请’你出去。”

           “你!你!马振桓你太过分!哼!”曹欣怡被气到不行,狠狠跺了一下脚,迈着大步出了烤肉店。

          “喔~可以啊,振桓,帅!”王诣显然没想到马振桓会把曹欣怡怼成这样。

         “诶,你们说,她脚不疼吗,她那高跟鞋跺着可不好受,哈哈哈.....”江姐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马振桓松开了捂着popo耳朵的手,笑眯眯地给他摘下帽子,“好啦,没事啦,她的脑子有问题,刚刚被我劝去医院了,继续吃吧。”

          “哦哦,你也吃,啊~”popo夹起肉沾好酱汁塞到马振桓嘴里。

           “popo夹的最好吃!”马马细细嚼着,笑着摸了摸popo的头。

           “嗯……老娘也要去谈个恋爱!”江姐看着他俩狠狠地咬了一口滑嫩嫩的肉。

             “得了吧,江姐,你就算明天就谈上一个,你也干不上他俩这进度,这是揣着球的,咱只有吃狗粮的份。”张天希推了推眼睛摇着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