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彦开撩

花香终是难留(一)

        “唉!听说了吗?从南方来了个新长官,明天要在礼堂颁布新政咧!”一位贵妇人一边呼扇着精致的小折扇一边与另一位同她一样穿着富丽的女士闲聊。
          “对!不过我听我家先生说这位长官原是咱们这的人,好像是马大人家的,只是怎么会去了南方?”女士伸手托起一朵玫瑰仔细嗅了嗅,对着易柏辰一指,又转身说了一句。
          “怕不是因为那年马老爷去世,马家人争权给迫害的,不过……去了南方也定是受了不少罪……那年马家多少人被马大人害死了,这位也是不容易啊……”贵妇人用折扇捂着嘴,眼神四处瞟,低声说道,又坐在桌旁点了一壶花茶。
         “好的,夫人。”易柏辰熟练地将花包装好,交给女士,收了钱又为贵妇人端了一壶花茶来。
          这种话若是让马大人听了去,这位夫人估计没好日子过了,新长官嘛……明日去瞧瞧好了。易柏辰这样想着。

       第二日,迎接新长官的车队已经浩浩荡荡地停满了小镇的大马路,礼堂也满是人,将长官团团围住,易柏辰踮起脚尖,向人群中央望去,只模模糊糊看到了长官的一丝丝身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长官宣布了一些有的没的,易柏辰也听不进去,因为他专心盯着他仅能看见的长官的眉眼,那双眼严肃地扫视着人们,可却在看见易柏辰的时候愣住了一秒,长官歪过头去对随从说了什么,又抬眼看了一下易柏辰,嘴角微微扬了一下,又变回严肃的模样继续讲新政。
        就是那一眼,易柏辰心颤了一下,脑中似乎有些东西要冒出来,眼前突然闪过一个穿着小礼服的小男孩的背影,是谁……他是谁?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为什么……
      还没等易柏辰想明白,两个小兵就出现在易柏辰身后,拉着易柏辰出了人群,易柏辰不知道为什么,惊慌地甩着被拉住的双臂,突然颈部痛了一下,便在没感觉了。
       等到易柏辰被胃痛痛醒时,他已经躺在一个装饰得十分精致的房间里绵软的大床上了,带有繁琐花纹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光渗入,阴冷的气息使他感觉骨头都刺痛寒冷,胃部的疼痛使易柏辰忍不住想蜷缩起来,但这才发现手腕被铁环固定在床角,易柏辰猛地甩了甩手臂,没有任何作用,“有人吗?救命啊!来个人啊!……”
           “呼……呼哈……”易柏辰的额头冒出了密密的汗,他已经无力再喊人来了,双眼紧闭,眉毛也皱起,胃部的疼痛已经使他头晕晕乎乎,再次晕了过去。
——————————————————————
哈哈哈我又回来了,虽然好像也没走多久,事情比我想的容易解决多了。。。
这是第二个梗,说好寒假的,但是我忍不住就开了个头,嘻嘻(♡˙︶˙♡)
说好主仆的但是……我感觉我好像写不了,而且……abo这件事我也忘掉了……如果我还能想起来加进去就拐abo……所以这种一会一个想法,记忆力还贼差的人给出的特点词就算了吧……
欢迎指点(。・ω・。)ノ♡

易柏辰的大兄dei们,安排!

再见

各位,我想休息一段时间
所以暂时离开
会回来的
谢谢

补橘猫【六下】……可能有些人已经看过了
重点在哪你懂的
翻一下
再倒一下
乞求过!不要再卡我了!

神奇

lofter石墨zine都卡死。。。
一辆神奇的车
忧桑Ծ‸Ծ
最后用的石墨图片。。。
……然后,又被锁了……
我真的是。。。老福特你放过我不行(▼皿▼#)
我会在下一个用两张,第一张打掩护,第二张倒放,电脑的小可爱治一下颈椎吧
可能有些人看过了,
因为这篇橘猫车真的太悲催了,
第n+2次补

50粉成就get!
我已经想好两个脑洞了!
概括来说:
1.【IEI】【校园】【离合】【甜】【暖阳】【信】【英文梗】【异地】【篇幅不定】
如上特点的一篇关于高中毕业分别,两人互相埋相思,然后达成大学异地的暖甜风。(个人偏向这个,因为下一篇我怕我hold不住(。ò ∀ ó。))
2.【桓易】【主仆】【儿时回忆】【甜虐不定】【黑暗】【道具play】【车】【花】【abo】【篇幅不定】
如上特点的一篇关于年幼相识,两人长大重逢,关系却大有变化,然后达成生死相依/死别的abo黑暗风(自己尝试写车,如果产不出来,这篇就会被弃,甜虐未定
( ー̀εー́ ))
以上两篇将会在寒假期间写,大家更期待哪个呢?
另外,因为学业,我尽量(尽量!以后可能连周五都写不了喽…)周五更文,平时如果有可能会随机掉落,这两篇只能放在寒假了Ծ‸Ծ
欢迎各位指点我(。・ω・。)ノ♡
撒花🌸

【IEI】这种颜色从未让我失望过(七)

         接下来是一枚十命猫了。
————————————————————————
         一个月后……
       “马马!我变不回去了……”popo委委屈屈地给马振桓打着电话。
       “popo……是生病了吗?”马振桓用手捂着嘴压低声音说道——还在给实习生模拟交流会。
        “我不知道……明明一个月前我还变过一次的!怎么会这样……”popo的语气有些无助。
        “你等我回来,我们会想到办法的啊,乖乖等我回来”马振桓用轻柔的声音安抚着popo,他知道popo现在很需要他,而他现在还回不去,况且,他就算在popo身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真是太废物了!
        “好吧……”
        popo不舍地挂了电话,开始回想,没吃什么坏掉的东西的呀,马振桓一直都给他吃干净新鲜的饭菜,也没受伤,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是烦死了!再往前想想……嗯……好像除了跟马振桓…那次……也没别的特殊的事了。
       popo坐在地毯上把自己的脸想得越来越红,还低头偷偷抿嘴笑了一下。
……
     “popo!你现在怎么样了?”马振桓刚开门就急冲冲地问popo。
      “马马~”popo猛地抓住马振桓的手,贼兮兮地说“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嘿嘿~我之前控制你梦到你前生的事情时,你是不是看到一本《妖缘》!那个兴许会有记录!”popo得意地为他想了一下午,最后在看到关于前世今生的电视剧才灵光一现想到的方法换来了一个带有寒气的拥抱里——马振桓还没跨进家门就被popo堵门口了,外套都没脱。
        马振桓平躺在床上,努力让自己累了一天的身体和为popo担心一整天的心放松下来,很快就陷入梦境。
        popo搬了个椅子坐在床边一脸严肃地将幽蓝色的眼睛迷成一条缝。
……
     马振桓精准无误的梦到了翻阅《妖缘》的时候,接着往后翻了翻,就翻到了猫妖特殊情况的章页,照着念了出来“猫妖体质特殊,公母皆可怀孕,受孕时形态将持续于生产后才可变换,且怀孕期间除特殊技能,身体与人类无异……五岁小猫妖学习化形,十八岁学习控梦……”
……
        popo见到这场景,猛地将马振桓从梦境中拉了出来,现在问题已经确定了。
         马振桓却还没反应过来,呆滞到没有注意到popo的表情。
        popo兴奋极了,可傻傻的他,看到马振桓呆愣愣表情时,脑中女主被男主逼着打胎的电视剧情节映出,不可思议地盯着马振桓,随后皱着眉低下头,眼泪渐渐溢出眼眶,转身跑回卧室锁上门开始嚎啕大哭。
        马振桓一脸懵地看着popo跑走,迅速伸手拉他,却没抓住。
        马振桓赶紧追着“popo!怎么了?popo!你开门呀!”,popo却以哭声代替回答,敲门也不肯开,马振桓问他也不肯答。
       马振桓只好趴下从门缝看去,popo大概是靠着门边上的墙坐在地上,抱腿哭,因为只看到了半个屁股和一只脚的一小部分,想象到popo缩成一团委屈巴巴坐在地上,马振桓的心揪得慌。
          popo抽泣的声音更是让马振桓心疼不已。
         “popo,怎么了?”
          一张小纸条顺着门缝塞入。
            popo只是瞥了一眼。
           “是哪里不舒服吗?你告诉我,不要自己忍着。”
             第二条小纸条也顺着门缝滑进来。
             popo抬眼看了一下纸条没搭理。
             “popo,地上凉,咱们别坐在地上了,对身体不好,桌子上有纸巾,擦擦泪吧,别哭了,好不好,我很心疼你。”
             popo抬眼瞅了一眼桌子上的纸巾,又埋头继续哭泣。
           后来的字条继续往里滑进来,但popo选择了无视他们。
           “popo,你不想怀孕吗?那我带你去医院打胎,给你找最好的医生!让你和以前一样,我们可以不要孩子的。”
             “popo,我真的很高兴我们有了宝宝。谢谢你给我这最好的礼物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一定会照顾好你们的!”
             “popo,你相信我,无论怎样,我会永远爱你的。”
            “popo,你要是难受就出来打我吧,我混蛋,你别气到自己,好不好?”
           “popo,你饿了吧,我给你做红烧鱼好不好?”
……
           一张张纸条带着工整刚劲的字顺着门缝挤进卧室,铺了一地。
           “马马~”popo停止了哭泣,隔着门声音沙哑地问道“你……是不是不想要孩子?但是!我告诉你!我死都要把宝宝生下来的!你休想打掉!”说着还用手臂护住目前依旧平坦的小腹。
           “啊?不是!不是的!popo,我要的!我怎么会打掉他,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照顾好你,啊不!你们的!”马振桓听了popo这信誓旦旦的话真是哭笑不得,原来是小孩误会了。“popo,我爱你,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我们的宝宝我也同样会爱他的,因为是你,所以一切关于你的都是肯定句!”
           “真的假的……”popo糯糯的声音传出。
           “真的!”马振桓坚定不移地回答道。
         popo缓缓站起,哭得头晕乎乎的,慢慢打开门,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眼角泛着泪花,皱着眉撅着嘴,伸出双手索抱。
          马振桓猛地向前冲了一步将popo紧紧搂进怀中,一只手轻缓抚摸着popo的背,另一只手按着popo毛茸茸的后脑勺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使拥抱变得更加紧密,几乎要将popo揉进自己的怀中。
         “马振桓!你最讨厌了!”popo愤愤地用手锤了一下马振桓的背,随后双手紧紧环抱住马振桓。
          “可是,我的popo最可爱了!”马振桓笑着转头在popo脖颈处亲吻着。
           “笨蛋,是讨人喜欢,百看不厌了啦!”
            “噗呲,你从哪学来的这种东西?”
             “直播的时候,她们教我的”
             “少玩那种东西,都要做爸爸的人了,净听她们胡乱教没用的东西,对了,你坐地上冷不冷?跟你说了快起来了啦,饿了吧,走啦,给你做红烧鱼。”
             “哦,你不要再揉我屁股啦!不冷!真的是呦~哼!我的鱼!鱼!鱼!鱼……”
——————————————————————
撒花花🌸popo怀上了!
是时候置办小孙子/孙女的东西咯!揣手兴奋等
纸条梗get!
顺便撒花🌸50粉
欢迎指点(。・ω・。)ノ♡
           

      

第n+1次补橘猫篇的车车【首次学习使用链接】

《多次补橘猫篇的车车》 
【车车上线】 | 2178674797 https://zine.la/article/9da3c07e43a64dbd8d9e38e038dc8081/
我真的是……热泪盈眶……成功了!卡了我n次,初次发车就如此为难我!我就跟它死磕到底!
最后,感谢 @灼ing 小姐姐替我写的车!
连石墨都不爱我。。。我明明是初犯。。。
OK,就酱紫,我好累(´;︵;`)
欢迎指点(。・ω・。)ノ♡

【IEI】这种颜色从未让我失望过(六)【上】

此章可能是我到目前为止发的最长的一章了
为了给车车铺路,上是一个短小过渡,车车主要看下,而且,我第一次发,在不会弄链接的情况下,如果过了就过了,没过就图片。
—————————————————————
       “popo!醒醒,化成人形,拿着这身衣服换上,我带你去参加一个酒会,吃好吃的,好不好?”马振桓将在自己怀里睡了一下午的popo唤醒,塞去试衣间换礼服。
         popo一听好吃的!作为一枚胖橘,要做到食物即是正义!
          马振桓在门外踱来踱去,脑中一幅幅小王子小绅士popo闪过。
         “马马~”略带委屈的声音呼唤着马振桓。
         popo把扣子系得七扭八歪,皮带也扣得松松垮垮,丧着个脸,活脱脱一个堕天使。
         “咳咳”马振桓尽量不笑出声来,无奈地为popo系好扣子,将小王子整理好。“走吧!”拉着popo的手坐进车中。
        车子开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酒店,里面出入的人都衣着高贵举止优雅。
        “嘿!马先生来了!”一个端着半杯红酒的男士伴着一群人慢慢围过来,有的探讨着研讨会的细节,有的夸赞他的本事,还有个别女士抛着媚眼要勾搭他。
        可是马振桓只是护着popo,将那些话题搪塞过去,来到吧台给popo要了杯果汁。
        “那边有点心,你要吃的话就去吃吧,我看到一位前辈,需要去打个招呼,不许喝酒哦!”马振桓严肃地叮嘱popo。
        popo乖乖地点了点头。
        马振桓向前辈请教工作心得时还能瞥到popo围着一桌小蛋糕,一小会儿就看不见他了,心里一紧,可前辈这边也不能不礼貌地走开,只得先应付应付。
……
      “再来一杯吧!”几个在公司见过popo的男下属逗着popo,你一句我一句哄得popo一杯又一杯地灌下肚,还迷迷糊糊的念叨“我告诉泥萌……马马可腻害了……呼,这饮料好甜哦,香香的……好晕哦…马马可腻害惹……”
        马振桓终于抽出身来,急忙寻找popo,见了这情况,脸一瞬间黑下来,死死地瞪了一眼那几个胆大包天的下属,没空理会他们看到他时惊慌失措的表情,将popo打横抱起,带离酒会。
——————————————————————
车车在下
因为上还未到车的部分,所以依旧带上了易桓tag,下就不带了。
欢迎指点(。・ω・。)ノ♡

     

这句话很可以

没吃你家粮,不用你喜欢,咱!有人宠!【留下得意的笑容】